林弋弋

『楼春十题』

前五题是半年前的事情了…
当初五题就是写给师哥的然后写完五题懒癌就犯了。
后五题是师哥回的嘿嘿嘿( ˘•灬•˘ )
——————————
6.你永远是我的小女孩
在明楼和汪曼春还小的时候,在一切还没有变的时候。
汪曼春因为贪玩摔倒在明公馆的花园里,明楼看着渗出血珠的稚嫩手掌,满眼的疼惜。
那时的汪曼春还不是日后的铁血玫瑰,只是一个被宠坏了的娇滴滴的大小姐。
嚷着疼要明楼哥哥给报仇,明楼一面轻轻的吹着伤处,一面不停的责骂绊倒女孩的石块。
脸上挂着泪珠的粉雕玉琢的小女孩没一会就破涕为笑了。

很多年以后,在明楼踏上去往巴黎的路上时,汪曼春在攥着那条被剪成两半的手帕时,他们隔着永远也跨不过的鸿沟,同时想起了多年以前的那个阳光清澈的花园里,明楼给汪曼春擦着眼泪,信誓旦旦的保证,有我在谁也别想欺负你,你永远是我的小女孩。


7.落叶与公园长椅
那是一个在上海少有的风寒料峭的秋天。
天空高远冷蓝色的天光映衬着太阳都清淡了几分。
明楼坐在公园长椅上双手交叠握着汪曼春的一只手,不停的念叨着,这天气都这么冷了,还穿这么少,手这样凉冻坏了怎么办。
汪曼春低着头红着脸听着这样温暖的斥责,心里的甜蜜满的要溢出来。

可是让明楼和汪曼春都没有想到的是,就在这个秋天里,一场秋雨里,他们就此别过,一别很多年。
久到再见明楼已是层层面具口蜜腹剑,
久到再见曼春已是冷面残忍心狠手辣。
这一世,终究是彼此辜负了。

8.情深不寿
当汪曼春刚刚学会情深不寿这四个字的时候,脑海中出现的就是明楼高大挺拔的身影和英俊硬朗的面庞。
她甜蜜的低声笑起来,她偏不信。
她帮师哥去图书馆借书,
为他写了一张又一张的诗词卡片,
每天在校门口等着他一起走进学校,
为了他拿起了针线绣起了并蒂莲花……

当汪曼春感觉到呼吸越来越困难,生命一点点流逝的时候,脑海中尽是当时看到的正楷书写的那四个字,
情深不寿。

9.你从来不知道的
明楼在亲眼见到汪曼春的尸体时,不受控制的眼里蓄满了泪水,他想起了当年那个明艳活泼的姑娘,还没有沾染任何世间污秽,配得上最美好的事物。
明楼想,曼春,有些事,你从来不知道。
我是真的想过和你有一个家,每个角落都有你的味道。
当年被大姐抽碎的衬衫至今仍是我最爱的款式。
你穿着粉色洋裙在阳光下冲我招手的样子真的晃得我睁不开眼。
我劝你收手劝你抽身并非权谋只为你好。
你是我想要一辈子背在身上不让你见到一点世俗肮脏不脚踩一点泥泞污浊的小女孩。

可惜,我最终自己摔在了雨中,滚了一身淤泥,也溅了你一身污水。
曼春,你我之间,终究是我不好。
我怪你糊涂怪你狠毒,气你不知收敛不再良善,可我从未忘了记忆中那个女孩,
在阳光中笑着,照耀的我暖意融融。

10.噩梦
明楼在初到巴黎时,经常做噩梦。
梦中是皮开肉绽的脊背,染成血色的衬衫,门外哭喊的少女,小祠堂里昏暗的光。
他惊醒,流泪,入睡。

汪曼春自从进入76号杀了第一个人开始,会失眠,会做噩梦。
梦中一个又一个不停流着血裂着伤口的人冲她踉踉跄跄的走过来。
她惊叫着师哥醒过来,轻声啜泣。

明楼在回到上海之初,总是会做同一个噩梦。
梦中是少女时期的汪曼春,巧笑嫣然。
可当明楼慢慢靠近她,想要抱住她时,却看到森白的脸,猩红的唇,握着滴血刑具的枯瘦手指。
他惊醒,吃药,叹息。

汪曼春时隔多年再次见到明楼之后,便经常做起了噩梦。
梦中是她和师哥相拥而立,她闭着眼安心的靠在师哥宽阔的胸膛。
却突然被一个冰凉的物体抵住了太阳穴,多年的杀伐告诉她,那是一把枪。
而握枪的人正是她的师哥,明楼。
她浑身是汗,脸色苍白,不停安慰自己只是一个梦。

后来,她知道错信了最不该信的人,死在了他的枪口下时,突然明白过来,原来一切早有了定数。

——————————
是的我的师哥就是这么帅ÒωÓ

评论(1)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