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弋弋

【水仙】

#汪处复活(穿越?)预警#
#28岁x16岁#
#更新随缘#
我没想到自己还能睁开眼睛。
在刺眼的光线落在虹膜上之前,几乎在刚刚恢复意识的那一刹那,我便又想起了子弹穿身的痛。
痛的我抬手抹了把眼角才想起打量四周。
坐起来就发现我躺的地方实在太熟悉了,毕竟我在这张床上睡了二十八年。
这里是汪公馆。
我下了床打开灯,对着镜子一照才发现自己现在的面目实在落魄。身上还是那件被子弹打穿被血迹浸透的风衣,口红上沾了灰,为那人留的长发被一剪子剪断了,下手的人还是自己。
但是身上的弹孔不见了,手摸上胸口没有丝毫痛感,虚幻的仿佛离开他的十二年都是一场梦,梦醒了我还是十六岁的小姑娘。
但是我知道曾发生的一切都是真实,但是我站在这里就有些不合常理。外面陡然一阵惊雷打断了思绪,我拉开窗帘,发现今夜的雨格外大。
我讨厌雨天,它让我想起……神经质一样的这么想着我看向了日历本,却愕然发现那上面的日期,就是我又一次想起的那个夜晚。
是今夜吗?
为什么是今夜呢,被他彻底背叛之后,为什么又让我回到为他痛彻心扉的这个夜晚呢。
我握紧了拳头,又慢慢的放开了,打开抽屉找到那个绯色封面的笔记本,看到新墨写上怀春的字句。
我曾经也是个傻里傻气的小姑娘啊。
既然我来到了这里,那她去哪里了,现在跪在雨中吗?抱着那件破破烂烂带血的外套哭泣发抖吗?
想到这里我没办法安安稳稳的坐着了,只是想起那天晚上的雨和明公馆的灯光都要心跳过速一般。在床上呆了半天,我站起来拿起了门后的黑色雨伞,打开了汪公馆的大门。
这条路我走过无数遍,怀着各种各样的心情,但是与她有关还是头一遭。或者说与自己有关吧,这么想还是有些奇怪。
或许是因为风也很大的原因,一柄大伞也没办法遮住全身,雨水扑进来,冷的我收紧风衣。
明公馆的灯光隐约映在视线里的时候,我看到了门前的剪影。
她真的在。这么一想我又忍不住冷笑了,她当然在,她这么爱明楼啊。
话是这么说我还是加快了脚步,高跟鞋踏进雨水里踩出水花,雨水顺着鞋底漫进来浸湿脚掌。我走到她身边,她的嘴唇冻的青紫,手指僵硬的握不住浸透雨水和血液的西装。
我停下了脚步,解开了风衣的纽扣把厚重的衣物扔到她单薄的脊背上。冷风几乎是瞬间钻进衬衣的领口,我打了个哆嗦,把伞往她那边挪了挪。
在她缓慢转过头来的时候我居高临下俯视她,眼里是习惯性的残忍情绪。
“回去吧,你见不到他的,再也见不到他了。”
能拯救你的人,只有我啊,汪曼春。

评论(5)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