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弋弋

【楼春】

依旧是存戏。
————————————
明楼:

汗津津的手指捏着电报一角,逐字逐句看下去竟有些终于落地的恍惚,终于知道了吗。想到两家世仇,大姐对汪家的恨意,想起曼春曾眉眼带笑满面含羞地憧憬“我一定能消除我们两家的世仇。”

自小的冷静持重在面对这样一张纸的时候竟通通土崩瓦解,心跳震荡着耳膜,脑中一片混沌最终停留在少女娇嫩的面庞。紧闭双眼深深呼吸,再睁开时已恢复了往日常态,揉烂了电报整整衣领,寻一处电话亭,攥紧了拳头保持声线平稳。

“麻烦替我接汪公馆。”

汪曼春:

下午放学步伐轻快愉悦回到汪公馆,径直上楼回到自己房间,书包放到桌上拿出钥匙打开抽屉,上午师哥寄过来的信还没来得拆开。拿着单薄的纸张逐字逐句默念着脸上不由带点羞怯又甜蜜的笑意。他的感情仿佛都刻在了温柔又浓烈的文字里,隔着这么远都能让人脸红心跳。

楼下电话铃声一阵一阵的响,深深呼吸平静了情绪,将书信放回原处随即下楼。没有多想接起听筒放在耳边,熟悉声音传来不禁又惊又喜:“师哥?!”

明楼:

听到人声音的一瞬,好像被抚平了所有慌乱,不自觉的带了笑意,语声宠溺:“曼春。”

复又想起打这个电话所为何事,深吸一口气:“曼春,你听我说。”

等到那头乖巧的回答才缓缓开口:“曼春,我大姐知道了我们的事,让我回上海见她。”

汪曼春:

熟悉的声音有着让人心都化开的魔力,原以为这通电话的起因是思念没想到听见对面沉重严肃下来的语气。心下一紧乖乖应声“好,师哥说,我听着。”

一句话仿若惊雷炸进脑海,明镜知道了,让他回上海。什么意思?分明就是要棒打鸳鸯!虽然早知道要面对这一天,可是没想到这么快。明镜的性格也算鲜明,果然是容不下仇家的女儿的。五指紧紧握着听筒,紧张的声线都颤抖的控制不住。“师哥,你不能回去!她不会同意我们的事情的。”

明楼:

听到那端明显急促起来的呼吸突然拔高的声调,慌乱的语气,心疼的攥紧了听筒。终究还是委屈她了,长出一口气强迫自己稳住心神,放柔了声音轻声哄着:“曼春,你不了解我大姐,我不回去,她也会来找我的,你别急,或许事情没有那么糟。”

话一出口便忍不住轻叹了口气,这样的说辞连自己都骗不过去,大姐是什么样的性子自己还不了解吗,这件事恐怕无法善了。

汪曼春:

即使是温柔的语气也不能化解一分一毫的慌张,何况还听见他深深的叹气,当即强迫自己冷静下来,或者说是控制不住发了疯,语气平静语速却不由得加快。“虽然我不了解她,但是事情很清楚而且很糟糕!她一定早就知道了,没有挽回的余地了,师哥你听我说,中国那么大,她总有鞭长莫及的地方,我们上过学读过书,做什么都能养活自己,会有我们的容身之处的。 ”

明楼:

听着她声音平静语速却渐渐加快便知道她是真的急了,越听下去越心惊。大姐鞭长莫及的地方,做什么都能养活自己,曼春这是要…私奔?掩住话筒急促的呼吸一下,按耐不住心脏的狂跳,有些不可置信地开口询问]曼春,你的意思是…和我一起走?离开上海?

理智告诉自己不可以,明家在上海,我是明家人。可不可否认的是听到曼春口中所说那种生活,自己是心生向往的,我们两个人再不必躲躲藏藏。可大姐…

“不行!曼春,不行…”

汪曼春:

“我和你一起走,去哪儿都可以。”听见人下意识的拒绝握紧的左拳指甲都陷进肉里却丝毫不觉疼痛,明楼是自己的全部。如果变他回来上海,这段感情无论如何都很难善终。“为什么不行?我们去一个没人认识我们的地方,你不是明大少我也不是汪小姐,你如果想经商我们从头做起,我陪你创建自己的事业!”

明楼:

抬手抵住额头突然生出些心力交瘁的感觉,轻按着额角缓了声音解释:“不,曼春,我愿意和你在一起,当然愿意,可是我们有家庭,不能弃之不顾。这是我作为明家长子的责任和担当。你能理解吗?”

闭了闭眼压下心中烦闷,坚定了从接到电报起就一直转着的心思,稳下声音定着曼春的心神:“曼春,你别急,我回上海,你和我一起,你陪我,去见大姐。好吗?”

汪曼春:

“师哥…”只叫一声他的名字就再说不出话,眼眶一酸抬手慌忙抹去泪水。早知道他是不会同意私奔的,他是明楼,他担着责任。即使明镜会阻挠他的爱情,他还是念着这个大姐,他重情义才会这么让自己喜欢。既然不能逃避那就陪他一起面对,爱情是有力量的,两个人,能打动明镜一个女人倒也不是不可能。冷静下来点点头。“好,师哥,我们一起,我相信你。”

明楼:

听着电话那头突然软下来的声音,有些无措地开口:“曼春?曼春你别哭,别哭。”心中不忍,却也毫无办法,曼春这样的女孩,明艳娇俏,骨子里带着一份骄傲,如若不是跟了我,哪里会这样委屈自己。想到这更加心疼,极尽温柔地交代着:“那好,我立刻准备回上海,曼春你去车站接我,我们一起回家,我会陪着你,你别怕。”

汪曼春:

“谁哭了,隔着电话你都能听出来。”嘟囔一句慌忙用袖口擦净眼泪又复缓和声音安慰他“我是怕师哥回去了受苦,你在,我不怕。”

明楼:

抿着唇笑了笑,少女娇嗔的样子仿佛就在眼前,放软了语气一叠声地哄着:“是是是,没哭,为着你受苦,没关系。安心等我。”

汪曼春:

“好,别忘了告诉我时间,我去接你。”叹口气挂了电话上楼躺回自己床上,不自觉皱着眉闭上眼睛安慰自己,没关系,相信他。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