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弋弋

【楼春】少年事

依旧by我的帅师哥。
——————————
天光明媚,料峭春寒。四处簇着开放的颇有些盛世味道的木香花给这校园里添了些馥郁的芬芳。

明楼捏着手里的玻璃小瓶,有些自得地想着任它哪种花香也比不得我明家香。

明楼行至图书馆前的石桌,果然看见要找的人坐在那里翻着书。她今日穿了一件桃粉色的蕾丝领边衬衫,套着一件暖白色风衣,娇俏的小脸带着些恼意,想必是没在书里找到想找的东西。他有些好笑地看着她孩子气的模样,在她没把书摔在桌上之前,跨了两步站在她面前,微微弯着腰看了一眼书的封皮,《今词初集》。挑挑眉正对上她惊喜的眼神。

“怎么看起清词了?你不是看不得纳兰的悼亡?“坐在她面前,含着笑意看着她合上书抬起头甜甜的叫了声师哥。

明楼抬手抚上她顺滑的头发,听她一本正经地解释。

“这本集里面都是纳兰的《侧帽集》,还没到悼亡的饮水词呢。而且它多美啊‘帘卷落花如雪。烟月。谁在小红亭’。”

“喔——原来是这样,曼春真是有学问。那谁在小红亭啊?”带着促狭笑意看着她认真的模样,心下一片柔软。

果然便见到小姑娘不愿意了,红了脸跺着脚冲人嚷嚷“师哥你是故意的!你就是要看我笑话!”

赶忙揽住她柔声哄着:“我哪里笑话你,好了好了不闹了。”压低了声音在她耳边调侃“我在落花如雪月夜里,看到你娇立小红亭。”

明楼一低头就看见汪曼春双颊绯红带着含羞笑意,便心软的一塌糊涂,他想着愿意就这样捱过风霜雨雪漫长年月,陪面前的姑娘一生落花如雪烟雨月夜,不让她懂得人间疾苦不许她沾染世间污浊。

曼春抬头看向她心心念念的少年:“师哥,你来找我做什么?”

明楼抿着唇笑起来:“无事便不能来找你了么?”

“你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的。”曼春撇撇嘴娇嗔着瞪了他一眼。

明楼也不再闹,从上衣口袋里拿出仔细放着的明家香递给她:“喏,明家香,这一款只有我们家里姐弟四个人用。”他看着曼春喜不自胜的笑脸又补上一句:“你用了这明家香,就是我明家人了。”

汪曼春眼底的满足快要溢出来,她眼睛亮晶晶地看向明楼,踮起脚尖在少年脸颊上落下一吻:“我真喜欢。师哥,我真喜欢这个礼物。”

我真喜欢你。

明楼晃了晃神,嘴角微翘地收拾了桌上的书本,握着曼春的手指一路上问她中午想吃些什么。

“师哥我要吃对街那家老店的红烧肉。”

“好,就去那里吃。”

“可我还想吃拐角那家的草头圈子。”

“这是什么难事,一会我们先去对街的店……”

这是他们一生中最美好的岁月,少年不识愁滋味。

评论(1)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