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弋弋

【楼春】AA

没错,就是ABO那个AA。
一开始我是想写春楼的。
——————————————
“你调查我大姐?!”
明楼满眼怒气冲汪曼春低声吼出来,丝毫没有收敛的极具攻击性信息素铺天盖地的在办公室里弥漫,普通的Alpha怕是要竖起全身的寒毛要么躲的远远的要么冲过来跟他打架,当然汪曼春也在此列。她现在紧紧攥着拳头,觉得自己简直快失去理智,但是她在控制,为了面前这个她倾心的Alpha,压抑的全身颤抖,她抬头死死瞪着明楼。“我这是都为了你好!”
“你在摧毁我对你的信任!你只顾着跟我大姐的私人恩怨,你想断送我明家的产业!”
明楼气头上说话完全不讲情面,明镜对他太重要了,何况她是真的有什么,才更怕汪曼春去查。
“天地良心,我从来没这样想过!”汪曼春气疯了,什么都不管了,她只感觉太阳穴突突的疼,浓烈的玫瑰香的信息素疯狂的在不算宽敞的空间内爆裂一般炸开,一时之间竟然把明楼压制的死死的。
饶是明楼自控力这般强大,也难免受影响,他自然不肯在一个女人面前示弱,何况是自己的师妹,他闭上眼缓缓吐息,反倒冷静下来。浓郁冷冽的酒香缓缓释放,小心翼翼的和叫嚣战斗的玫瑰香纠缠冲撞,一点点缓解她过分冲动的情绪。连带声音都温柔下来,脸上还是该死的分不清真假的真诚和痛心。
“你不这样想,日本人却难保不这样想!你为我好,可你把怀疑的目标锁定在明家,就是把我往死里送。”
“曼春,你根本没有想过,怎么保护好我。”
一句话又是深情又是示弱。汪曼春心底里对明楼的感情何其深厚,听了这句话就扑进了明楼怀里,连周身的不适都可以忽略,她怕明楼误会,又急着解释。
“我抓共产党,我跟踪明镜,是我不想让明镜的事情连累你,我没有一丝一毫伤害你的心。”
“曼春,我懂你待我的心,你也得多体谅我。”明楼把她搂进怀里,每次他为别人从袖口变出玫瑰时都会想起这个玫瑰味的女人,美丽危险,又愿意为了不刺伤他鲜血淋漓的拔掉自己的一身毒刺。
汪曼春心脏狂跳,本能让她不住颤抖,紧紧抱着明楼的肩膀胡乱点头。就像只被迫雌伏的野兽,知道危险又死活不愿离开。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