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弋弋

【春镜】书(上)

上午在 lo上看见自己专属明镜开心极了!写篇春镜的肉送她。我真的是爱你的! @聂蓉绝恋 .

也算是点文的结果了。

电视剧背景,为污而污。

以下正文。

汪曼春把明镜的头套摘了下来,好像在拆一份礼物。

她随手把黑色的头套扔在地上,明镜随着她的动作缩了缩肩膀,被反绑在身后的双手因为紧张握得更紧了。说没有害怕是不可能的,明楼做了什么事情她虽然不清楚,但是汪曼春入狱是明楼的功劳她总归是听说了的,原本她就极端又疯狂,现在如果在惹怒她,她肯定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对面就是一面镜子,她的眼睛却垂了下去死死的瞪着地面,她不想看现在的汪曼春是怎样一副罗刹的模样,更没忘了杀父的仇和让她下跪的耻辱,明镜虽然性情刚烈,总归也是识时务的。

汪曼春右手的枪还没放下,她望着镜子里的自己,为取悦明楼留的一头长发已经剪掉了,现在这世上,再没有谁能让她心怀慈悲。

复仇。汪曼春咬牙切齿,要明楼身败名裂,要明家一家都在地狱里团圆。

而且我是有砝码的。她有些得意的想着,把握着手枪的右手重重的放在明镜的肩膀上。明镜被那突然的重量压的歪了歪身子,闭上眼睛颤了一下。

汪曼春很满意她的反应。这个女人从自己九岁起就没有给过她好脸色,那时候她十七岁,明明没了父亲,身陷囹圄,每次见她的时候却都是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样。

更别说十六岁时的那场雨,在明公馆前跪的一夜,那是她一生的耻辱。

甚至可以说,自己沦落到现在这一步,都是她的功劳。

所以在让她见明楼最后一面之前,也许可以先跟自己清清旧账。

”明镜。“汪曼春扬起了一个笑容,被叫到名字的人下意识的抬起头去看镜子,眼神却不躲闪,这个女人如何恶毒和偏执,她连受到和明台同等对待的准备都做好了。

”这世间,我最恨的人就是你。“

”十六岁那年,你对我说,汪家的杂种,别死缠着明楼不放,他看不上你的。“

“二十岁那年,你在饭局上当着一屋子人的面,指着我骂日本人的狗。”

”就在几个月前,你在我汪家的酒席上,对我说,你不过是明楼翻过的一本书罢了。只要我活着,你这本书,永远落不到他的床头上。“

汪曼春越说,握着她肩膀的右手收的越紧,冰冷坚硬的钢铁硌的明镜生疼,她咬紧牙,死死的从镜子里瞪着她。

汪曼春看见她这幅表情,冷笑一声,心里涌上来恶毒的念头,抬起左手抚上明镜被高领旗袍裹的严丝合缝的脖颈轻轻摩挲了两下柔软布料,这下面就是动脉,要取她性命轻而易举,这种想法一点点的挑起她心里的暴虐。

她毁了我,我也要毁了她。

”我是明楼翻过的一本书,没错。“

”我这本书,从未落在他的床头,也没错。“

”不过我瞧着,明董事长这本书,还没被人翻过吧。“

”崭新崭新的,落在我手里,不翻一翻就扔掉,岂不是太浪费?“

评论(10)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