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弋弋

前男友x2

#脑洞产物#
汪曼春在他怀里醒来。
她伸个懒腰,从暖烘烘的被窝里坐起身来,捶了捶有些酸痛的腰,精神却还不错,下了床去洗漱,散着头发刷牙的时候被人从身后抱住了。
细细碎碎的亲吻落在她的耳后和颊边,汪曼春象征性的用柔软模糊的语调训斥一句别闹也就默许了这种撒娇粘人的行为。
洗漱过后男人有些笨手笨脚的给她把头发梳好,交换了一个吻之后汪曼春对着镜子涂上颜色凌厉的口红,深紫色的制服扣的中规中矩。
男人开着车把她送到76号的大门前,汪曼春捏着他的下巴吻了他的嘴唇,吩咐一句晚上不用来接我了。
一整天都在审讯室度过,她简直要被惨叫声弄的头痛,晚上的时候终于有了突破,正在她搞到了情报回到办公室准备换衣服的时候,行动处的人过来传话说梁处长有要事商讨。
汪曼春向来是不屑于搭理梁仲春的,提着包就要离开,手下急的压低声音说了句真的与您有关。
汪曼春瞪了他一眼,把公文包摔在桌上就出了门。她把高跟鞋踩的锵然作响,自有一股凛然不可侵犯的气势。
梁仲春嘴角的笑容很得意,从汪曼春进门到她在椅子上落座,他挑衅一样的视线一直没离开她身上。
汪曼春交叠起双腿抬起头正对上他的眼睛丝毫不掩饰语气里的不耐烦。“大晚上把我叫过来,梁处长你到底是有什么要紧事。”
“汪处长可听说前几日让南田课长震怒的货船军火走私案。”
“当然。”
梁仲春的笑容越发神秘莫测,他的拐杖一杵地面咚的一声,就有人押着一个被五花大绑戴着头套的人过来按着头跪在他们面前。
汪曼春抬起下巴目光下视打量着这个人,看身段看衣服心中已经隐隐有了结果。梁仲春找自己来的目的也十分显然,一来是想看自己出丑,二来是想用他抓自己把柄。
汪曼春心里冷笑一声已然有了应对方法,脸上依旧是面无表情。男人这时候已经适应了刺眼的光线,看见熟悉的人当即就爬过去抓住她的军靴摇晃,又悔又怕泣不成声。“曼春,你救救我,我不想死,我真的不想死!”
汪曼春皱起细眉抬腿当胸一脚把他踹出几米远,站起身来一脸恨铁不成钢的厉声呵斥。“你说你一个阔少,放着家里的正经生意不做,我不管你不求上进,你好大的胆子去走私!走私什么不好偏偏走私军火!”
“我救你,我怎么救你,你知不知道日本人要你的命!”
男人被她疾言厉色一顿狠话说的颤抖不停,抹着眼泪又抱住她的腿哽咽。“曼春,我不想死,我还想陪着你…”
汪曼春叹了口气,从腰间拔出手枪,一副不忍的样子一勾拇指打开了保险,居高临下的把枪管抵在了他太阳穴上。
“自己走错路,就要自己承担后果。”
一声枪响,男人大睁着双眼倒在地上。汪曼春换了保险把手枪插回枪套,转身问梁仲春。
“没别的事了?”

评论(2)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