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弋弋

前男友x1

#汪处长的前男友#
#私设严重不喜慎点#
汪曼春从桌上拿起了酒杯。
她眨了眨眼睛,在他看来有些俏皮的意味。然后她晃了晃酒液,倚在他怀里,细嫩的手指搭上他的后颈,高脚杯举起在扬起一个漂亮弧度的唇边,眼睛一瞬不舜的看着他。
他忽然芒刺在背一样的开始出汗,但是又很快告诉自己要镇定。她不可能发现的,自己不可能暴露的,所有的环节都环环相扣,没有任何漏洞。
气氛诡异的对视持续了不过三秒,汪曼春似乎是漫不经心的话传到他耳边,“你没有什么话要对我说?”
“注意安全。”
“还有呢?”
“我等你回来。”
“就这些?”
他像一直以来那样温柔的笑着摇了摇头,“舍不得我了?”
汪曼春凑过去跨坐在他的腿上,蛇一样缠上去吻他的嘴唇,厮磨了许久,然后她把高脚杯放回了茶几上。
男人回过神来时已经被枪管抵住了后腰。汪曼春拍了拍他的脸,从他身上站起来,这才做出回答。
“没有。”
然后他被冲进来的特务带走,再次见面就是在76号的刑讯室。他把酷刑受尽了,堪堪有个人形。
汪曼春踩着军靴,军装板正的穿在身上有种英气,皮鞭卷在手上,抱着手臂走到狼狈的男人面前,眼底一片冰冷。
他抬起了被血污糊住的眼睛,能把一身狗皮穿的这么好看的他见过实在不多。
汪曼春突然饶有兴致的伸手摸了摸他衬衫的领口,然后笑了笑,“这是我给你买的。”
她把手收回去,捻了捻指腹的血液。突然想起了什么一样。
“我也给另一个男人买过衬衫,也被打成这个样子,染的都是血。”
她靠的更近,他身上味道并不好闻,血的腥味汗的咸味和烙铁用过后的焦味,但是汪曼春并不介意,她的眼神晶亮亮的,她记得她是爱过他的,起码在床上的时候是。
“挺得过这些,说明我眼光还不错。但是你眼光就不行了。”
她轻轻的笑了一声,要让他知道,他忍受的一切都是徒劳无功,做的所有努力都没有结果,她语气嘲讽的一字一句的说。
“你的同伙招了。”
她的笑意更浓了,她伸手抚上了他的脸,为他把不知是泪还是汗还是血的东西擦干净,感觉到这句身体因为愤怒而颤抖,她心里有快感也有悲哀。
“被背叛的感觉怎么样。”
她拿出手帕把自己的手擦干净丢在他身上,然后从腰间抽出了手枪抵上他额头,力气大的仿佛要插穿他的头盖骨。
“你比不上他,哪里都比不上。”
枪响了。
汪曼春抬起头走了出去。

评论(7)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