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弋弋

【明台自戏整理】

7. 绑架梗

嘶——

皱眉动动手指,肌肉无力带来的不适感潮水般涌来,昏昏沉沉隐约带着痛感。

努力睁开眼睛,并不刺眼的光线映入眸中视线仍旧模糊,手脚冰冷几乎僵住,甩甩头太阳穴一阵刺痛好在终于清醒了一点。费力的用手肘撑着硬的过分的床板坐起身子却因用力过猛不得不扶住桌子保持平衡。掀开身上盖的大衣扫视了周围的陌生环境最后把

目光定格在桌前正在写着什么东西的人身上。

是他,王天风。

恐惧和愤怒一瞬间涌向四肢百骸,手指紧紧握着木桌边缘强迫自己冷静。他绑架自己图的什么,为财还是为了要挟大姐,在飞机上说的那些话是真是假…

总之先搞清楚他的意图。指甲握的几近泛白,开口便觉口干舌燥,伸出舌尖舔了舔唇上卷起的干皮,紧紧盯着对方侧影声线因为太过紧张有些颤抖。

这是哪?

8.师生对弈梗

〔年轻人,记着,如果有下一次,一定要押到底。因为不到最后,你永远不知道那个洗牌的,会给你一张什么样的牌。〕

熟悉嗓音用罕有的语气说出这么一番似有深意的话,心中纵然疑惑万千也只是垂眸记下了再点点头,弯身浅浅鞠了一躬转身拿了搭在椅背上的大衣绕过赌桌迈开步子准备离开。

不过几步距离各种纷乱想法一起涌上脑海。大哥和老师的关系,为什么设此赌局,为何谈话间针锋相对,如此冒险的会面是为了什么,为什么三人心里都清楚却要自己假装不认识老师,自己炸毁运输船的事情老师必然是发现了,他要如何解决,郭骑云和阿诚哥为何如此心虚,为什么于曼丽告诉自己老师说自己来上海是来送死。

思绪至此刹住脚步转身面对着他,压抑许久的情感缓缓释放出来感觉心里涩涩的,此次一别不知何时再见,更不知再见是怎样的光景。心头顿时涌上来丝丝缕缕的不舍和落寞,一时间不知如何开口,犹豫了一下终是扬起个浅淡的笑。

我要订婚了,王先生,您能来吗?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