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弋弋

【明台自戏整理】

1.魔术梗

手肘搭上身侧扶手背部倚着柔软靠垫,想到此行去香港上学没有大哥在身边管着不由心情分外愉悦,四下一望拿起小桌上报纸打开粗略浏览一下大标题打算靠这个打发时间。

细看新政府的种种亲日卖国的言论和76号大肆屠杀抗日者的行为嗤笑一声暗骂汉奸国贼。上海已经沦陷到这个样子,若非怕大姐伤心自己一定也得穿上戎装上前线杀敌。好心情一下子被搅了大半,不忍细看将报纸翻一个面到经济版。

耳边蹦蹦跳跳的脚步声由远及近,察觉到有人靠近收回注意力微微转头不出所料看到位分外天真纯粹的金发碧眼的小姑娘。想起袖口里为搭讪可爱的女士而备用的玫瑰,歪歪头扬起个笑容将报纸叠一下放在腿上,从西服胸前手巾袋中抽出方巾熟练叠好,左手夹住方巾上部右手食指借着遮挡扯断隐线。玫瑰从袖中滑落随即被握于手中,顺势松开方巾笑容不减将玫瑰献至人面前。

送你的。

2.香港刺杀“波兰之鹰”

从楼道窗户望过去等大姐的汽车开过街口,压下心中对皮箱的疑虑看一眼手表转身拐进长廊,脚下地毯柔软踏步无声,头顶灯光温和视线清明,心中却如擂战鼓一般莫名紧张。拐一个弯如计划迎面走来服务生装扮的生死搭档,目不斜视与其擦肩将纸条接在手上回到自己房间。拆开纸条确定过行动地点随即烧掉扔进烟灰缸,瞌上双眼靠上沙发一边根据酒店的结构图回想412的位置及最优路线,将行动内容再顺过一遍调整稍有急促的呼吸。不过多久电话铃声作为行动讯号响起。起身打开房门赶赴目标位置。走廊空寂四周也并无可疑人员。

从口袋掏出钥匙打开412房门走进,随手落锁视线扫过房中摆设,狙击枪的长度…长桌沙发并无可藏匿之处,所以…目光落上盖着床罩的木床。矮身蹲下探头将架在床板下方的狙击步枪取出,试了试瞄准镜确定无虞之后将其立在椅子上走到窗边,拉开窗帘眯起双眸勘察对面街道状况。

并无异动,狙击的距离视角光线都是最佳的。

回身取了枪拉开保险子弹上膛,跪姿将狙击枪扛上肩膀,枪管架在窗台,瞄准镜内视野清晰。左手掌心握着的金属冰冷又似乎发烫,右手松松搭上扳机深深吐出一口气。

无需紧张,只是猎杀的时间到了。

3.原著衍生,离开上海之后的任务梗

暮色昏沉惊雷突现,狂风卷挟沙石一路敲打各式建筑,古木上残叶摇曳飘零树枝劈啪作响。轻晃手中精致高脚杯从巨大落地窗前望过去,猩红冰冷液体流动掌中。儿时回忆却突兀出现在脑海,若是十几年前这样的天气,这样的窗前,是怎样的光景呢。

那时候还能用这样的借口撒娇跑出书房钻到大姐怀里听故事,大哥又该板着脸说不能太惯着他,阿诚哥会带着笑容从厨房端来水果说给小少爷压压惊。

直至身旁温柔询问声音传入耳边才发现自己居然走神了许久。并不作答单手插进西裤口袋转头对女伴致以温和笑意举起酒杯。玻璃相撞声音清脆悦耳,仰头将杯中酒液一饮而尽,辛辣和醇香萦绕喉间。随手将酒杯放在桌上,微微倾身向今晚任务目标伸出手来发出邀请。

“触景伤情,为了风景亏待美人真是失礼。如果小姐肯赏脸,我再请您跳支舞,意下如何?”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