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弋弋

『楼春十题』

1.明楼是和汪曼春一起长大的。很久很久之后,明楼还会想起自己年幼的时候,那时候明家的孩子们还只有自己和大姐,那时候父亲还在。

那时候,汪曼春还是个粉雕玉琢的小女娃,每次见了自己都会扑过来伸直短短的胳膊搂自己的腰,仰起粉嘟嘟的小脸儿故意拉长糯糯的嗓音跟自己说。她说明楼哥哥,上回说要给我买的糖葫芦,今天可不许再忘了。

明楼倚在沙发上,想到这儿,唇边勾起抹似有若无的笑意。

2.明楼是爱过汪曼春的。

童年的懵懂转瞬就过。明楼的个子像竹子抽节一般长的飞快,汪曼春也是一年比一年标致。两个人在汪芙渠那里一起学金融,学政治。

青梅竹马,两小无猜。

然而没有岁月静好,现世安稳。

汪曼春也曾在夜里被噩梦惊醒的时候这样想。她想如果不是战火纷飞,如果他们不是在繁华的上海,如果他们只是普普通通的家庭里两个普普通通的孩子。

那会是什么样的场景呢。

最终她也只是叹了口气。

3他们也有过很多很多美好的回忆。

花开的时候汪曼春嫩黄色的裙摆摇晃在一片姹紫嫣红里,她侧身对着明楼伸出右手,脸上是不输给四月阳光的笑容。

明楼无奈的摇摇头说调皮。可是他仍然走过去握住那只手。欢快又带着点狡黠的笑声在耳边。

他想,整个园子的花都比不上这一个女人。

大雨倾盆的时候汪曼春站在屋檐下皱起姣好的眉发愁着怎么回去才好。然后她看到雨中的人影。

明楼打着黑色的雨伞走在风雨里,修长的身影在被密集的雨帘洇的模糊不清。可是汪曼春还是一眼就能认出来,于是她顿时就安心下来。等着他一步一步走到自己身边。

明楼把伞递给她,解下自己的大衣披在她肩上,然后从她手里接过雨伞,握住她冰凉凉的手塞进自己的口袋里。

她想,锦帽貂裘都不比他的掌心温暖。

雪花落下来的时候汪曼春终于抱住了明楼的肩膀,她说,师哥,我喜欢你,我喜欢你。明楼环住她的腰,在她耳边压低了声音。我也喜欢你啊,曼春。

4.汪芙渠暗地里那些事汪曼春都是不知道的。

她只知道突然有一天,明家的家主去世了,明楼跪在祠堂许久许久。

明楼出来的时候看向她的眼神突然就不一样了,对她的态度也明显不如从前。汪曼春不好多问,却也从报纸传闻上得知了事情经过。

她整个人都像是被当头泼了一盆冰水。

5.16岁的时候,汪曼春去明家找明楼,明楼却没让她进屋,只是站在院子里,双手扶着她的肩膀,眼里尽是她看不懂的感情。他说,曼春啊,按大姐的意思,我马上要去巴黎上学了。

汪曼春再怎样也知道明镜的意思,她不想让自己和明楼在一起。汪曼春一下子就急了,问他为什么。

这时候明镜从屋里走出来,看像她的眼神冷冰冰的就像把锥子。

“家父遗言,我明家三世不与汪家结盟结亲结友邻,汪小姐还是请回吧。”

汪曼春慌的跑过去咬着牙跪在明镜面前低着头恳求她,她心高气傲哪里会想过自己会有这样卑微的姿态,但是她明白明楼有多尊敬他的大姐,明楼是她的死穴,从小到大,她想象不出没有他的生活。

“大姐,我求求你成全,我会爱明楼一辈子的。”

明镜看着杀父仇人的侄女,触景伤情又悲又怒。

“你们俩在一起,除非我死。”

明镜的狠话一撂下,汪曼春就了解了她的想法是如何坚决。她握紧双拳,突然的抬起头来狠狠的瞪过去,冷笑一声站起身来脊背挺的笔直笔直。

粉唇轻启,吐出的却是有如诅咒的话语。

“好,那我就等着你死。”

评论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