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弋弋

张新杰,对轮回战败梗

败了。

从林敬言的冷暗雷倒下战况就已经开始单方面的极为不利,接着是百花缭乱和零下九度。就在刚刚,在无浪魔法波动阵的掩护下,一枪穿云凭借强大火力压制和云山乱一起突破了大漠孤烟与罗塔的保护杀到石不转身前,同时无浪与残忍静默纠缠住了大漠和罗塔,短时间内不会有人来救援。

额角微微冒出汗珠,形势危急头脑仍旧万分清晰,几乎是一瞬间确定了目前状况的应对方案。左手提了手速飞快敲击键盘,右手稳稳操控鼠标保持频率丝毫不乱。神佑之光起手无需考虑法力的续航直至子弹到来打断吟唱,继而眩晕术迫使近身的云山乱回避视角随即神圣之火跟上封印其技能,五秒内无需吟唱的小回复术大治愈术圣言治愈迅速刷给大漠孤烟和罗塔从而留给他们更多的战斗时间。明知形势极难逆转,但只要最后一个人没倒下就决不会认输。血条飞快下降,即使拼尽全力拖延时间,石不转还是在一枪穿云和云山乱的围攻下倒下了。

下意识握紧双拳置于桌面,双眸紧紧盯着屏幕,角色死亡后视角随即切换成上帝视角。目视大漠孤烟和罗塔在四人集火下以极其惨烈悲壮的姿态带走了残忍静默。随着荣耀二字跃上屏幕,握紧的手指缓缓放开,深吸口气挺直脊背微抬下颌站起身来。这不是第一次失败,虽然距离冠军仅仅一步之遥因而尤其可惜,但败因着实无奈,除了复盘总结经验与教训,多余的情绪全部都无济于事。那边张佳乐久久没有动静不免有些担心。毕竟他忍着粉丝的不理解甚至是唾骂加入霸图只为求一胜,破釜沉舟没终未如愿,心里的不甘与悲伤怕是常人不能想象的。也许迫切渴求胜利导致的压力也是他这次发挥不好的原因。如此想着心下不免动容,开口却不知如何劝慰。随着队长的招呼转身下台,下意识扶扶眼镜挺直脊背迈开沉稳步伐,霸图已经足够努力,所以这次比赛,无论结果,无愧于心,受得起周身雷动掌声。何妨一时败北,下一赛季,有的是机会。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