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弋弋

原著衍生

背部紧靠长满青苔的湿滑墙壁,空气中透出一股腐臭气息,寒意透过略薄的制服传来忍不住一阵战栗。似乎骨头都被拆开了重新组合起来的痛楚让呼吸都略有困难,冷汗大颗大颗从额头滑下,捋了把黏在脸上挡住视线的凌乱发丝,了然现在的处境狼狈非常。指环的等级差距使骸大人发挥不出原本力量故而败北的残忍画面映于脑海。多次战斗的经验让自己冷静下来接受事实,自我安慰着虽然骸大人不知去向但是至少没有生命危险心情慢慢平静。抬头看一眼拿着鞭子狞笑着从远处走来的古罗,虽然早就不再恐惧死亡,但是既然这副身体在骸大人手里得以重生而且是他需要的,那么在他未得解放之前就绝对不能死,尤其死在这样的敌人手上简直是让他蒙羞。即使不能将敌人打败也要逃走,彭格列的雾守岂能沦落为他人手中玩物。四下望一眼周围环境心中对脱身路线已然有个大概,抿唇抬手靛色薄雾浮起,消散之时三叉戟已然在手中闪烁银色冷光。用武器支撑地面因极度透支而虚弱的双腿摇晃几下勉强站起,不在意对面的人冷嘲热讽,微磕双目集中精神右手中指上A级戒指一瞬间炎压暴涨,绿色藤蔓密密麻麻从周身冒出卷曲着四处增殖,睁开单眸三叉戟挥向前方,下令之时带刺藤蔓蛇一样冲向一脸诧异的古罗卷曲缠绕收紧将其牢牢束缚其中,敌人扭动挣扎被尖利倒刺划破皮肤,血液浸出滋养有毒雪白色莲花吐蕾绽放。自知这些对付古罗远远不够,不敢停顿双手旋转武器将戟柄重重磕在地面,地板崩裂青砖迸出随即迅速被岩浆融化,暗红色火柱冲天爆起蔓延开来围在身前聚成火墙挡住敌人视线。与此同时转身跌跌撞撞跑向紧锁的窗子,手肘击上满是灰尘的窗户却因力气不够没能将其打碎,于是后退两步抬手用力将戟柄磕上,玻璃碎裂开来冷风灌入情不自禁打了个哆嗦,往下望一眼五楼的高度似乎并不算太过冒险,时间由不得犹豫即使没有十成把握也不得不赌一把。不顾上面嵌着的玻璃碴刺破手心的疼痛扶上窗沿借力,一脚踩上窗框另一条腿跪上去拼尽最后一丝力气一跃而出,与此同时撤去攻击把力量转而为安全落地所需的幻术构建,回头冷冷望一眼气急败坏的古罗·基西尼亚】我库洛姆·髑髅,不是你想象的那样任人宰割。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