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弋弋

270死亡彭格列内讧背景

黑夜能带给幻术师安全感。

柔软靴底踩在深深浅浅草丛中发出窸窸窣窣细微声响,强劲夜风穿过树林树叶摇曳裙裾轻扬破碎月光斑斑驳驳落于周身,远处几乎融入夜色中的建筑慢慢显出轮廓。据内线消息报告今夜极力要求十一代上位的相关党派在此召开秘密会议。现在家族没有首领人心不稳急需团结,这种想法必须尽早彻底压制。何况首领不会丢下家族轻易离开,身为守护者自己只需相信着他的能力并尽己所能死守他所珍视之物。且不提眼下十一世并无人选,那个温柔强大的人无论是谁都不可替代。如此想着已经接近树林边缘于是停下脚步,微眯单眸确定外围保镖位置,抿唇抬手薄雾自周身浮起牵连蔓延凝聚银色寒光闪烁于锋利戟尖。右手指环上靛色火炎燃起,绿色藤蔓密密麻麻自周身冒出贴着地面蛇一样悄无声息滑动前行接近目标。旋转左腕轻轻打个响指,瞬时蛰伏藤蔓以极快速度旋转上窜缠绕收紧将敌人牢牢束缚同时勒紧其咽喉以免惊扰屋内的人。自树林遮掩下的阴影处走出径直行至这幢颇具东方风格的建筑门口,握紧手中武器靛色浓雾自指环源源不断涌出翻滚慢慢扩散笼罩整栋小楼。确认幻觉空间完全封闭没有任何破绽,指尖薄雾丝丝缕缕自锁孔渗入只消片刻便构造出银色钥匙握于掌心。开门走进,屋内人并未察觉依旧讨论激烈,随手用雾炎封闭出口,放松肩膀后移重心揽着武器倚靠上冰凉墙砖冷却因长时间行走而升高的体温顺带调整略有紊乱的呼吸,如此大范围的幻术构建毕竟十分耗费体力。席上人话语凉薄尽管不是第一次听到依旧心生寒意,过不多久会议结束众人起身寒暄告别。背肌发力离开墙面站好,轻撩被汗水黏在颊旁的发丝调整表情,不再隐藏身形现身于门口,单眸淡漠瞥一眼目瞪口呆如同看见罗刹的众人,既是威慑态度也不必客气,微抬下巴目光扫视全场轻轻启唇咬字清晰]抱歉以这种方式突然出现,但我想以如今形势来说并不需要十一世,各位还是做好本职工作不要胡思乱想的好。既然今夜注定无眠,不如重新坐下听听十世雾守小姐的意见?

评论

热度(3)